忙碌之后的好时光,天下女子23

日期:2019-10-04编辑作者:影视影评

非常好看的电影,活着就总是还有希望,还会有机会遇见美好。

小炜是一个较能吃的吃货,也就因为能吃、好吃所以和叩走到了一起。

图片来自互联网

下午四点,做完魅丽100的十四组活动,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自由轻松。深圳5月的风,今天却是凉凉的,我打开这部电影,把我的酱板鸭摆出来,躺在沙发上,静静的看这部电影,一个流浪汉,一个自闭症,时不时被男女主角给逗得咯咯笑。

他不是小炜的初恋男友,小炜也不是他的初恋女友,两人的认识是在一大帮一大帮同学哥们姐们的庆生会上认识的,寿星女是小炜前男友的现女友,前男友向现女友写下表白书说绝不二心,为了彻底划清戒线,把谈过恋爱的这个初恋女友揪了过来,向现女友说个明白:我和她的确分手了。小炜为了支持哥们也来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一边看电影,一边啃鸭,一边跟小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喜欢这样暴忙之后的悠闲时光。

忙碌之后的好时光,天下女子23。前男友是个做大事的人,在公司市中心的私人会所里为女友召开了一个化妆生曰会,在游泳池的右边开场,叫各个管理的同志发信召集各帮人员前来参加化妆日夜会,带上大家的最帅形象来就行了,有很多人带了面具化了各种造形来。

“老大要去国外旅游了,这次是辞职去!”五月的一天,小炜在电话里急匆匆告诉我。她一向称呼嘉依为老大。

人生总的来说,美好是多于烦恼的。哈哈,特别是当爱情来临的时候。

小炜是被主管单独通知不用化妆来的,虽然分手了一年多,但是同学蜜闺生活圈子都是这帮人,就算白天不见,晚上也会见着一帮,小饭店里吃个午餐也会同桌几个,大街上喝杯涼茶也是认识的。

“什么?辞职去!这家伙,工作她不要了!?”我愕然,她在外企的那份工作可是高薪,经常令在事业单位的我和小炜流口水。

哟呵,我要把这个电影存好,留给小炜看。

看完了前男友用魔术表演送生日礼物的感人一幕之后,小炜接过话筒登上舞台向大家说:“我和他虽然是初恋,但是相恋几年也培养不出感觉,所以分手了,我们约定好了今生只是哥们姐们,以后如果再有拥抱现象,不属于再次相恋,只属于普通朋友。”

“她准备去个一年半载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南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前男友相当满意。前晚他还在会所餐厅的沙发里抱着小炜的腰,摸着小炜的长发,亲了二十几分钟左右小炜的额头,左脸和耳朵,怀疑了一通小炜可能发烧,当然那是和一大帮朋友在吃饭,础和虽然和小炜分手了,但是一周总见上好多次面,比现在认同的女友多了不知多少次。现在的女朋友一次手也没拉过,见一次面都隔着大约一个月,还要预约才能见到,有很多次预约也见不着。不过好就好在她都不生气。也不搞别扭。

“什么?这么久!”我瞪圆了眼睛。前阵子她确实提过想去旅游,当时以为她只是说说罢了,没想到要动真格的。

小到衣服配什么领带,大到去国外考察,他通通都带上小炜,半夜睡不着也叫上小炜陪他去游车河,小炜在一年前就签约做了他的跟班,工作就是他在哪里就跟去哪里,相当于生活小女佣。当然报酬也高,虽然分了手,工作上的很多事都是小炜做得比较好,其他人做得总不符合公司规划和理想,在经过几次搭配错衣服,小车坏了几天没人送修后,础和直接再次把小炜放在自己身边工作。

“我马上给她打电话。”说着我迅速挂断小炜的电话,拨给嘉依。

但是工作归工作,感情归感情,由恋人变成哥们后小炜也现实起来,眼看着自己已落入没有男朋友的队伍,再伤心多几年就要沦落为怨女。

电话一通,我马上迫不及待地问:“嘉,听小炜说你要去旅游,还要去一年?”

叩适时地在庆生会上出现了,哪路好汉通知他来也不记得了,小炜看见他的时候他恰好在太阳伞下喝着芝麻糊,小炜也找位置坐下喝红酒吃烤大虾,前恋人的新恋情刷了几刷哥们屏也和她没什么关系。当时两人怎么搭上的谁也不记得了,吃饱喝足后两人一起走了,叫上础和的司机开上公司的商务车把他俩送到叩的家。

“是啊,咋了?”听她那语气,照样轻描淡写!这家伙就这样子,多重大的事到她这里都似乎无关紧要,有时候能气得人牙根痒痒。

叩住在市郊的小区里,他的家较现代化,叩是材料类型小精英,二楼是他卧室,一楼拿来做个人工作室,几个工作人员在忙着,叩指导一下工作就和小炜上二楼玩去了,二楼大厅有小型酒吧,两人窝在沙发里喝起红酒,在下面工作累了的几个小伙子也凑上来,叩叫来了外卖,为小炜举行了一个小型的酒会。这些工科出来的人也很能喝,几杯酒下肚小炜就轻飘飘起来,拿过话筒唱起了《大地飞歌》,她的唱腔很甜美,大家忍不住也跟着唱起来,一首首欢快的歌曲唱下来和叩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恋人。

“你真的想好了?”

没有了初恋的青涩,没有了两人多疑的猜测,也没有了那种过度思念的感觉。好象大家很默契一样,两个人经历基本相同,学识水平相当。就这样他们平平淡淡地吃个饭,默默地在小区散步,叩常常帮小炜搞-点小创造,方便她拿箱子,外出公差的时侯就不那么累。打自她在这个小区出门上班的现象出现之后,公司的运作团队也在这边开起工作室配合小炜的随时加班工作。高层发现这个公司的主要力量挨打发去清扫几层楼地板,打扫庭院,修整台凳,清理厨房后心痛不岂。

“你还不放心我?”她反问。

础和立即选了一批清洁人员和厨师过工作室来为小炜服务,自从庆生会后,她忙着和材枓系哥们恋爱了,础和就感觉他好象什么都不一样了,常常看到她在办公室后面的走廊里拿着手机叫材料哥做这做哪,为了她卧室的台面不够完美,坚决地叫材料哥跑了五次总是有的,换到如她心意为准,材料哥为人张扬,把他和小炜在瀑布下的合影扩大贴在了办公室桌面上,其实小炜和那个人只是各坐一块大石块,仔细看瀑布中间叉出来的怪石又好象把他们隔得不近。

“这个。。。”我一时语塞。确实,自我们仨认识以来,快十年了,嘉依一直是我们的“老大”,不仅因为她年长我和小炜一岁,主要还是因为论吃、论穿、论玩、论工作,她哪方面都是“老大”。

谁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了,材料哥从法国订回来一批咖啡豆给小炜,自己现磨咖啡给小炜喝,虽然她觉得也没多少浪漫的感觉,和想象中的恋爱没法比,但是谁又能找出更对劲的恋爱来。材料男有时也会把她拥入怀中,为她吹口哨,能完整地吹出几首小曲,听得她啃完了几只苹果。

论吃,出生于四川的嘉依,天生爱美食,出去就餐,对餐馆的选择用她的话说那叫“必须做好功课”,环境不好的不去,口碑不好的也不去;论厨艺,只要是她吃过的菜,基本都能做得出来,而且做得像模像样,连她煮的面条都有种特别的味道,问她秘诀,她总是骄傲的坏笑:“阿妮,秘诀岂能随便外传?”

工作忙了她都没空和材料男说更多的话,础和就在那里和她讲工作,连续几天加班,都没办法回去,只能在总部休息室住下来,生活上的事都有人安排好给她,老总的女朋友突然被安排了一次上来,上来后只见他们说起双方父母的事还有下次在哪里约会,础和叫小炜进来-起商量,她才想说不懂就被他吻住嘴巴。她想这也是外国引进的社会礼仪吧,于是也很有礼貌地回应地回吻他。那个女朋友也想过来给他一个大拥抱,他把和小炜没分手前小炜放在办公室的大型布兔子一塞,他现女友直接和玩具兔抱在了一块,兔子的牙齿上多了一道囗红印。

论穿,嘉依是购衣达人,看到钟意的衣服,上千甚至几千大洋一件,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买下来,即使在大学毕业不久囊中羞涩的日子里也是如此。事实证明,她眼光精准,几年下来,就拥有了好多拿得出手的衣服,每天换一套,似乎一年都不会重复,天天打扮得漂漂亮亮、齐齐整整;我跟小炜却因为买了很多便宜货而不得不随时精简衣橱。嘉依跳槽到上海后,还在业余时间开了网店,卖自己的二手衣服,听说生意还不错。看这女人,精明吧,我和小炜常感叹,不服她不行!

础和为自己女朋友的野蛮行为向小炜道歉:“炜炜啊,这几天要你24小的加班了,她又这么不懂事,搞脏了你的兔子,这样吧,叫上小叩一起去效外的度假区度个短假吧。”“好吧,我也很想去泡个天然澡了,好久没找过吆吆帮美型了,腹部肌肉都浮起来了,背部线条也走形了。”小炜叫小区工作室的司机把叩先送去度假区,自己和础和从公司顶层坐直升飞机去。现在这个时候从市中心开车去,速度好慢,路上堵车的、修路的、要求绕道的一大堆。

论玩,逛街、做瑜伽、看电影等等自不必说了,至于假期,哪怕一个三天的小长假,她都不会放过的。不出去玩怎么行?生命是以小时来计的哦,窝在家里浪费生命可耻——这是嘉依的口头禅。所以,上海周边,外加江浙皖,她都玩遍了,更远的云南新疆西藏内蒙,她也去过了。

女朋友被础和批评一通,叫她家的司机送她去,到那里再和她们见面,想着两个月才见上一面的约会变成了4人小组行动,她也只好叫司机送她去了,她默默地想有时侯双方父母的话也不知道能不能算数,在他眼中我才是迫使他们分手的因素吧!

话说这么爱玩的人,工作如何呢?她田嘉依就是田嘉依,工作也做得风生水起,最近一两年年薪直逼四十万大关,每每我和小炜想起来,都恨得牙根痒痒——苍天真是不公平啊!她田嘉依也是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啊,为什么我们都不如她,过着囊中羞涩的生活。可但想归想,我们俩一直都是她的死跟班,没办法,谁让她有那么大魅力呢!只念她每周请我和小炜吃一顿好吃的,我们都愿意一直俯首称臣(话说我们每个周末在大上海的不同餐厅聚会,这么几年下来,各个稍微有些名气的餐馆都被我们网罗尽了,真乃人生一大快事也!),何况她还有那么多好呢,当然,除了她那么点“假清高”——这是我和小炜对她的唯一指摘。她对此不以为然,每次都说,不清高点,不是同流合污了嘛。这女人!

小炜卧在美形室里,让吆吆用各种香剂涂在自己背后,吆吆娴熟的技法让她沉沉地睡了过去,几天几夜没能好好地睡一觉了,小白领的工作也不是那么的好做。做完一次美背后,她决定去人工塘里泡水,那些水从山顶的天然湖泊上引下来几翻过滤过后再接入后来制作的塘中清凉但又不冷。

确实,我们的嘉依能文能武,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但感情生活却一直不顺利。

她选了一件较保守的泳衣,还披了-块长的大黑巾,刚刚开始的恋情还是低格一点的好,压力也总伴随着她,虽然叩对她很好,但是谁又知道继续下去会怎么样,他的父母会不会接受她,如果再次分手,新的恋人大体也是这个样,甚至还不如这个。

我和小炜认认真真地分析过嘉依的问题:一则,她要求太高,典型的外貌协会成员;二则,她太优秀了,属于人群金字塔的顶端,能配上她的优秀男人本来就不多,何况又帅又优秀的更是凤毛麟角呢!三则,她太有个性,个性这东西,整体而言是个好东西,但是男同胞们不太买账,他们一般都喜欢温柔可人的太太,似乎没大脑的柔情似水都胜过有个性的智勇双全。没办法,谁让大部分男同胞的认识就这水平呢。所以,嘉依慢慢成了人们甚至她自己妈妈口中的“老大难”。

叩选了一个较偏静的水塘,找了一条大长凳在塘边上堆满了各种零食,塘的地面铺着防滑水磨石很平坦,叩第一次陪炜炜游泳穿得很新潮,冲天的发,配上纯红的泳服,她还没下塘,直升飞机搭着础和来了:“炜炜快上机,董事会那几个老家伙对上次做的项目不满,要求赶进度了。”

随着我和小炜先后结婚,我们对她的婚事也担忧起来,但田嘉依就是田嘉依,她对人们的指指点点向来不闻不问,我行我素。连我和小炜对她表示关心,都被她痛骂。她说,你们俩不要那么俗好不好,难道结了婚就成了仙?难道结了婚才完满?没爱情时,干嘛非要拿自己的幸福做赌注凑活着结婚,难道就为了向素不相干的人交差?这不是很搞笑的事情么!你们俩这死脑壳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解放一下思想!不知为什么,被她骂过竟然觉得浑身舒服,哎,也许我跟小炜都有点受虐狂吧。也许只是她道出了赤裸裸的真相,看看我和小炜,结婚之后更幸福了吗?似乎没有啊,更忙倒是真的了,上有老下有小,无暇也无条件顾及自己,天天朝着黄脸婆的道路上奔。结婚还是单身,各有利弊吧,何必假惺惺期待朋友跟你走一样的路呢。所以,我和小炜后来再也不提,只乐于作她的听众,对她的各种情事或羡慕,或冷眼,或激愤,总之,陪她一起看风景。

叩只好对着础和的女朋友小沁了,小沁和叩谈过恋爱,他们是高中大学时代的恋人,两人在学校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小沁床上的自动台就是叩亲自做的,她半躺在床上看书写字的时候就很方便。

这次她辞职去旅游,莫非跟感情有关?上次她提到的那个W先生跟她怎么样了?那人听起来可是个绝佳人选啊,为啥她只提过一次就再也不说了呢?算了,不去猜测吧,对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猜她是枉费心机。

叩踏着台阶把小沁抱下水塘浅处,象个公主一样凝视着她,好久好久没能和她如此亲密地在一起了,四处弥漫的水气把叩的眼晴显得很动人,一道道透过树叶洒落的阳光斑斑点点的,叩把耳朵贴在她的胸囗上,听着她的心跳时乱时稳。

“当然放心,哪有我们大小姐做不好的事?”我在电话里调笑她,反正她自己举重若轻,我也不妨放松些。“不过感觉有点突然罢了。”

订好的林间小木屋便宜了他们这对初恋情人,订制好的各项活动度假区的同志按时通知。约大家来的主人携带着初恋女友满世界完成业务去了,剩下没事做空闲的两人旧情复发。小木屋里什么都有,特别的地方在叩的房间里,拉开布帘,躺在床上,就能透过玻璃天花板看到外面,适合晚上观看浩翰的星空,郊外的夜空格外的唯美,大自然的恩赐尽入眼底。

“有啥突然的啊,我就是出去走走放松一下。”

小沁和叩坐在凳子上仰望,感到很奇妙,两人看累了手牵着手到外面去散步,叩一把搂住她的腰,一边轻声地说着笑话哄她开心,她靠在他的肩上轻轻地笑了,他就用嘴碰碰她的嘴,她的手心,她的脸,走累了两人就在小山坡上坐下。

“那工作不要了啊?”

两个人谈了一夜的情话,小沁哭诉了半宿父母的势利,搞得自己成了拆散别人的坏女人,而自己也得不到幸福。叩说:“他肯定知道我俩以前的事,不如我去找他说明白我是不会再和你分开的。”“好吧,反正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爸我妈的话我不会再听了。”

“养活自己还不容易?回来再找呗。”

叩拔了电话给小炜,要础和听电话,小炜莫名其妙的叫他听电话,础和那帮人都笑了,这小子够沉得住气,一年多了才出现,搞得我们老总多伤脑筋,让自己心爱的女朋友伤透了心。分手的那晚小炜在庭院里哭了一个晚上,后来还一路哭着跑出去跑回到老家。

“嗯。那你一切都安排好了?”

事情过了这么久还是让础和难受,作为一个男人看着自己心尖上的女孩这么伤心情以何堪。不过幸好都过去了,他抱过炜炜,临时拉她上飞机她还穿着游泳衣呢,外面披着一条大黑巾,楚楚可怜地跟着他这个老板飞往东南亚的某个项目。拿过一只纸盒,让她换上一套晚礼服,这个可怜的姑娘还不知道她的男朋友再次恋上了他的女朋友。

“安排好了,这几日就动身。”

叩和小沁在度假区玩够之后去了欧州玩,础和说了小沁是你的女朋友,你们爱怎么样与我没有关系,不准再来找我的女朋友小炜。

这家伙,行动总是这么迅速。难道星座的说法真有道理?嘉依是白羊座的,依稀记得描述这个星座的言辞里有“坐言起行”这个词。不过转念一想,这应该主要还是和个人修为有关系吧。无论平时如何调笑嘉依,我和小炜都是敬佩她的,她看似率性而为,其实想东西想得透彻,又有魄力,每每都让我和小炜自叹弗如。

小炜努力地跟在老板身边工作,加班累了就坐到他的大腿上用牙齿咬他脸上刚长出的胡子,把他的小腹当肉垫,脸靠在他的小腹上,手环住他的腰际,把嘴里流出的口水滴在他名贵的衬衣上,无耻地叫他去帮洗内衣内裤和袜子。他脾气很好,总是答应,还细心地叫来她爱吃的外卖。

没过几日,嘉依真的飞去了尼泊尔。继而我们不断收到她从世界各地发来的消息,尼泊尔之后是菲律宾、老挝、印尼、泰国,然后是毛里求斯、南非、埃及,再后是欧洲各国、俄罗斯,最后去了美洲。

完成项目己经是两个月后的事,回到总部小炜还不知道自己是础和的女朋友,她跑去叩那里发现没有一个人。只得住回础和这边的员工宿舍,看见她这个样子也没人告诉她。晚上他召集了一帮朋友去会所玩她也跟班去了。在车上她只顾着看蜜闺圈,找也找不到叩的消息。

时间一日一日地过,我和小炜还是按部就班地上班下班洗衣做饭带孩子。看到嘉依发来的照片,阳光灿烂的笑脸,有时我们俩也聚在一起聊,说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像嘉依一样说走就走呢。每每结论都一样——拖家带口的,出门一趟不容易,等孩子大了再说吧。当然,经济压力也是个因素,没点积蓄,敢说走就走?再说了,事业单位的工作敢说辞就辞?总之,理由多多。

时间就在和础和日夜工作的时候溜走了,直到有一天她坐在他怀中边听歌边奇怪地问:“你那个女友怎么都不来了?”他低头吻上她的额:“我的女友就在我怀中。”她没反应过来继续绻在他的胸前边听边唱。他也没说什么,继续抚摸着她散落在他身上的小杯子。大约半个小时后,他又低下头吻吻她的鼻子:“我的女友,我想和你去散步。”“嗯,去就去吧。”

转眼间,半年多时间过去了。初冬的一天,嘉依说要回来了。我跟小炜说要去机场接她,她说不用,说有护花使者。护花使者?!我跟小炜又吃了一惊。这家伙不声不响地啥时候有了护花使者?罢了罢了,还是等她回来仔细盘问吧。

本文由3522vip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忙碌之后的好时光,天下女子23

关键词: 3522vip

3522vip遗憾的美好,缅怀记忆里的青涩时代

故事给人很真实的感觉,终于不是韩剧的生离死别、生死相许、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固定模式了。真实、贴近大众...

详细>>

月光下的,黑人同志

勉强的及格分,不推荐观察。 第89届Oscar,竞争BP(BestPicture)的三驾马车最后是《Moonlight》(《月光男孩》)笑到了...

详细>>

美麗人生,游戲與電影

       周末在台北看了陳英雄導演的挪威的森林電影版,由於聽過一些死忠讀者的劣評,看電影時不抱期望,卻覺...

详细>>

情不知所起,建筑学概论

又是一部高帅富完败屌丝的电影,不过客观说是一部好的片子。结局我感觉是女生一手造成的,为什么在男生面前赞...

详细>>